这里首先需要理清一个关系,那就是要求酒宴主人赔偿50万,以及死者同桌各赔偿2万的情况,是死者家属对这些人提出的要求,而并非法院的判决。如果是判决结果的话,意味着他们必须执行,如果是提出要求,可以选择商量,或者是要求对方通过诉讼解决。

所以,这个问题的关键是在于

“酒宴的主人和死者同桌客人是否需要赔偿”

。要知道,曾经确实出现过诸如此类的案例,而且也有同桌其他人,以及酒筵举办者需要赔偿的判决结果,所以,要求赔偿也并非无的放矢。不同情况下的赔偿肯定不一样,对此,先来分享一些案例,帮助大家了解一下:

案例一:2012年,东莞。

这个事件的被告人李某在2012年3月11日给儿子摆满月酒,同时也邀请了一些亲朋好友,其中便包括死者刘某。不过,因为刘某不胜酒力,晚上6点半左右“开席”,7点半左右便醉倒。随后主办人李某便让同事送他回到宿舍,而在刘某达到宿舍前已经不省人事,房东夫妇发现后便将其紧急送往医院治疗。但是,尽管经历了多次抢救,刘某还是最终于3月26日死亡。

随后,刘某的家人以李某未尽责任,以及另外两人故意劝酒为由,将三人告上法院。而法院的最终判决结果为,并未有证据证明另外两人在酒席中存在劝酒。但是,李某作为酒席的举办人,“未适当谨慎地保障宾客刘某安全”,故此承担20%的责任,即总计49149.96元的赔偿。

在这个案件中,警方调查录像发现,刘某在被送回到宿舍途中已经不省人事,由此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证明刘某在酒席中已经相对严重,并且法院处理案件过程中,其他证人也确实证明了观点。但是,主办人李某仍仅是让人把他送回宿舍,而不是送回家,也未安排人员进行照顾。所以,其对于刘某的死应负次要责任。

案例二:2018年,金华

2018年1月24日,王某带了一个朋友到宋某的麻将馆吃饭,席间还有另外三个朋友,但是宋某仅提供酒菜和场所,并未参与其中。五人人酒足饭饱之后,王某已经醉酒,宋某和王某的某朋友,便开车将王某送回家。但是,宋某却在未通知王某家人的情况下便离开,王某在第二天早上被发现的时候,已经因醉酒后昏迷吸入呕吐物窒息死亡。

随后法院便受理了该案件的,其中宋某虽然未参与酒局,但是提供了场所和菜品,也就意味着是酒局的主人,所以应当对饮酒者的安全有注意义务,故应当承担责任。而另外三人虽然在席间未劝酒,仅是互相敬酒,但也应有防止他人陷入不安全境地的义务,故应当承担责任。所以,最终法院判决结果为,宋某赔偿死者10万元,另外三人各赔偿死者5万元。

从这个案件来看,比较特殊的一点是即没有劝酒,也在发现王某醉酒后将其送回家,按理说已经尽了义务。但是,如果往深层想的话,宋某都把王某送回家了,难道不应该通知一下其家人吗?仅仅是把人送到家并不应当算尽了义务,因为刘某在醉酒后缺乏了自理能力,在没有人帮助和照看的情况下,很容易出现问题。

再从另外三人的角度来看,他们虽然没有劝酒,但是敬酒的行为是否有一定的“促使性”呢?虽然在这个问题上不应该把敬酒和劝酒混为一谈,但事实上,两种行为的本质不都是让对方喝酒吗?所以,最终做出这样判决合情合理。而王某死亡设计的费用和死亡赔偿金,总计为1049980.67元,由此意味着宋某承担了不到10%,另外三人各自承担不到5%。

案例三:2016年,承德

2014年2月5日没有驾照的刘某借了白某的车,带着另外三位亲友去参加陈某儿子的婚礼。婚礼结束后,刘某带着三人返回,但是不幸遭遇车祸,四人全部死亡。后经警方调查,造成交道事故是因刘某酒后驾驶操作不当所致。

这个案例有点复杂,所以咱们仅探讨一下刘某死亡的责任赔偿。法院对此的判决结果是:白某因知道刘某没有驾照,还将车借给他,故此应承担5%的责任,总计28190.3元;陈某的儿子结婚,其作为这场婚礼的主办人,并未尽到提醒义务,也为阻止其饮酒,更未阻止其酒后驾驶,故此承担5%的责任,总计28190.3元。

这其实也是一个因饮酒导致死亡的案例,而作为酒席的举办者陈某,确实存在行为上过失,故此导致了如此惨剧。不过,这件事情中,最大的责任过失是在于刘某本身,其没有驾照却仍旧开车,更在这种情况下酒驾,其严重的过失行为才是导致该结果的罪魁祸首。所以,陈某和白某承担的赔偿比例较低。

综合上述三个案例来看,我们再来解决

“酒宴喝酒死亡,家属要求“主人”赔偿50万,同桌各赔2万”

是否合理便容易很多。首先,酒席的举办者是否尽到了“保障宾客安全”的义务,其中又是否对宾客的死亡存在过失责任。而上述第二个案例,酒席的举办者两点都没做到,故此承担了20%的责任。

但是,如果说作为主人在与死者同桌吃饭,又进行劝酒的情况下,可能会承担更高的比例。不过最多也只可能会达到30%的责任,如果超过30%的责任,意味着其中还有其他事情发生。比如明知对方不能喝酒,却有意识的不断灌酒,这可能要承担刑事责任,以及很高的赔偿比例。而在通常状况下,死者的家属要求50万显然是不合理的,如果30%的责任为50万的话,意味着死者的死亡赔偿金、死亡导致的其他费用,总计达到了160多万。

再从同桌宾客角度来看,他们是否承担责任,主要是在于是否劝酒、敬酒,以及是否在明确对方已经喝不了酒的时候进行劝阻。如果是彼此根本不认识,并且在酒桌上也没有接触的话,那就不需要赔偿,不管同桌的人有么有喝酒。如果出现劝酒、敬酒等情况,会有一定比例的赔偿,通常在全部费用的10%以内。

因为从法律上的定义,赔偿原因的界定,主要是侵权责任法第16条第3款内容:“造成死亡的,还应当赔偿丧葬费和死亡赔偿金。”而赔偿的内容的界定,则是源自于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的描述。

总体来说,其实一般仅仅因为喝酒而造成死亡,其中并没有其他过失或故意责任的话,赔偿比例都不会太高。原因是在于成年人有义务对自身的人身安全有所保障,况且也应当知道自己到底能够喝多少酒。因为饮酒过度而导致死亡的状况,大多是死者本身所占的责任比例更大。

首页体育